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学业繁重,更新龟速

(冰九)请扑进我怀里5

(世界末日pa )
(be)

仍是工厂附近,沈九一行人在隐蔽处交流。
沈九:“小心,按小畜生所说,那些人必定会将五级丧尸全放出来,级别可就要比之前难多了”
四人点头。
洛冰河靠着一棵树坐着,不说话,也不动作。
沈九见洛冰河情绪低落,笑着,“小畜生,你在这等我,记住,千万不能出来,保护好自己”
洛冰河仍一言不发。
沈九无奈的看了看洛冰河。

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小畜生了。

沈九的心突然一阵刺痛,他在洛冰河面前蹲下。
吻上了洛冰河的唇,两行清泪顺颊流下,滴在地上。

世界好像静止了。

沈九贪恋这甜蜜的滋味,却怕自己沉醉其中。
他松开了洛冰河,转身,“小畜生,等我”
洛冰河突然扯住了沈九的衣服,低着头,难得强硬了一回,“沈九,你一定要给我滚回来”
沈九笑的温柔,点了点头,“好”
答应后,便带着虞、赧、筠、殄走了。
洛冰河无力地垂下了手,肩膀的颤抖暴露了自己的无能,啜泣着。
沈九,你一定要滚回来。

五人刚走出不久,果真有五级丧尸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奔来。
沈九闭了闭眼,猛地睁开,“准备”
“开”
五人立即与丧尸展开了战斗。
奇怪的是,五级丧尸突然变成了一级,五人都有些错愕,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继续战斗。
第一波结束,第二波又袭来。
不过第二波却是二级丧尸。
沈九暗觉不妙。
紧接着第三波,第四波,不断加强。

第四波清除完毕时,几人已负了伤,喘着气。
偏是天公不作美,这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几人越发体力不支。
突然,五级丧尸来了。
沈九看了看腿上的伤,笑了。
他,果然撑不住了啊。
“最后了,怕死赶紧走啊”
“不怕”
沈九目光一狠,“那就来吧”

树下的洛冰河见此时竟下起了雨,他不知道沈九那边是什么情况,可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
可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要去找沈九。

沈九几人正全力面对着五级丧尸。
沈九本要将丧尸除了的,却目光一滞,连带着身影一顿,忘了将子弹发出。
他看到小畜生了。
洛冰河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觉喘不过气。
沈九身上的鲜血刺痛了他的眼,心痛的快要窒息。
沈九停顿的瞬间,本来脆弱的五级丧尸却向他发起攻击,攻向了沈九的腿。
沈九腿本就负伤,又遭受重击,废了。
他跪了下去,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洛冰河瞪大了眼,眼睛渐渐变红,几乎能渗出血来。
他急忙跑上前,抱住了沈九。
沈九却用尽最后的力气推开了他,“滚”
洛冰河手足无措,“不要”
五级丧尸仅是定住了一下,很快便向两人扑来。
洛冰河瞳孔剧烈震动。
几乎是在五级丧尸扑来的同时,伸出手,手中发出绿光,瞬间,五级丧尸化为灰烬。
沈九满脸惊诧,愣住了。
洛冰河恢复冷静,其他四人也已经结束战斗,但也是身上受了重伤,几乎要没有了力气。
沈九嘶哑地说了声,“小畜生”便晕了过去。
洛冰河抱起沈九,带着行走艰难的其余四人。

六人去了衾的基地。
衾见洛冰河抱着沈九和身后的四人便大概知晓了情况。
衾为沈九五人治疗。
洛冰河在一旁看着。
心都揪了起来。


我不会写虐文( ﹁ ﹁ )

(追凌)猎户,黑化中!

猎户追×少爷凌
〔吹爆追凌〕
〔我蛮喜欢黑化的〕

温暖的阳光洒在少年的身上,金凌坐在躺椅上,惬意地摇晃着。
金凌缓缓地睁开双眼,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用手挡了挡阳光,感到有些不适。
眼前的阳光突然被一片阴影取代,金凌将手放下,眯着眼看着眼前玉树临风的郎君。
“你干什么?”金凌问。
“我夫人不喜太阳”蓝思追笑的如沐春风。
金凌红了脸,斥道:“什么夫人不夫人的,你我皆为男子,怎能如此不知礼数”
蓝思追却不乐意了,委屈道:“所以阿凌是嫌弃我吗?”
金凌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后,看了蓝思追一眼,跑了。
而蓝思追看着金凌的身影低下头轻笑了一声。

这天,蓝思追正在屋内收拾着包袱。
金凌走了进来,看了看蓝思追手上的包袱,“这是?”
他这是要走了?
不是说要在外历练吗?
蓝思追转身,笑着道:“阿凌,你跟我回家吧”
金凌:“!?”

金凌跟在蓝思追身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凝重。
蓝思追忍不住笑出了声,“怎么了,阿凌?”
金凌猛地抬起头,窘迫地笑了笑,“没怎么”
蓝思追便未再追究。
沉默了一会儿,金凌还是忍不住道:“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像回娘家…”
蓝思追突然顿住,眼中是难以掩盖的幸福,吐出二字:“不像”
金凌“嗯”了声,将头又低了下去。
蓝思追笑的越发开怀,“我们就是”
金凌抬头,眨了眨眼睛,回答声:“哦”
蓝思追轻轻揉了揉金凌的头,金凌连忙双手护头,警惕地盯着蓝思追。
蓝思追无奈地叹了口气,牵着金凌的手继续走了。
金凌却一直盯着两人相牵的手。

二人很快到了蓝家。
蓝启仁面容严肃地坐在大厅中的主位,见蓝思追牵着金凌踏进门,脸色微微一变,很快便恢复如初。
蓝思追与金凌在蓝启仁前站着,蓝思追看着蓝启仁,“叔父,我回来看您了”
金凌有些紧张,手不停的抓着衣服,道:“叔父好”
蓝启仁看了金凌一眼,沉默了一会儿,“你是蓝思追的…?”
金凌点了点头,有些蠢萌。
蓝思追看得心中一阵荡漾。
蓝启仁有些气恼,“真是好的很,曦臣前几天带了个男人回来,忘机这几天又带了个男人回来,今天你又带个男人回来,是不是改天我也得带个男人回来?!”
蓝思追知晓叔父并没有真的生气,就只是做个样子罢了,“叔父,我想与金凌成婚”
金凌羞得满脸通红。
他最近脸红的次数好像越来越多了。
蓝启仁扶额,“罢了罢了,曦臣前段时间成婚,忘机也才成婚,你也要成婚了”
蓝思追笑了,金凌也如释重负。
二人道:“谢叔父”
二人在蓝家待了会儿就走了。

路上,金凌突然从身后抱住蓝思追,“太好了,我们要成婚了”
蓝思追将金凌一下背了起来,金凌“啊”了声,搂紧了蓝思追的脖子,笑的像个未经处世的孩子。

前方,一群山贼正成群地往下走着,几人正聊着天:“今天抢的银子可不少啊”“那是,咱是“谁”,能不厉害吗”“对啊咱们这“谁”寨可厉害了”“其实我觉得寨主起名字好怪,为什么要叫“谁”寨”“因为咱总是莫名其妙的欠债,就问问是谁的债咯”“明白”
正说着,几人看到了不远处的蓝思追和金凌。

金凌:“回娘家怎么回的是你的家?”
蓝思追:“那阿凌就是承认是我的媳妇了~”
金凌:“滚”///

叔父大人您要不改天带个温若寒回来?

(冰九)请你扑进我怀里4

丧尸王冰×能力者九
(世界末日pa)
(be)


洛冰河缓缓睁开眼,眼前是昏暗潮湿的类似地下室的地方。
一束刺眼的光照射进来,令洛冰河感到不适。
他想伸手遮挡住这扰人的光,却动弹不得。
洛冰河的神智逐渐清醒,他垂下眼眸,细长浓密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
他正坐在囚椅上,手脚都被紧紧铐住,手脚上都沾着鲜红的血迹。血迹与常人有些不同,泛着微弱的光,煞是好看。
洛冰河轻笑一声,他这个丧尸王,有些窝囊呢。
环顾四周,牢笼紧挨着,围着他,牢笼里是丧尸,洛冰河能分辨出,大部分都是五级丧尸,也有小部分的四级丧尸。
五级丧尸显然要比四级丧尸巨大得多,只是现在所有丧尸都处于沉眠状态,不易醒来。
洛冰河正思索间,那个穿着宽大黑袍的瘦弱老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群穿着和他一样的宽大黑袍的人,眼里都冒着绿色的光,却是没有感情的,除了老人似乎其他的都只是躯壳。
老人虽瘦,走路却很稳当且快速。
他来到洛冰河面前,单膝跪下,“王。”
洛冰河只是嘲讽,“绑着王,真有你的。”
老人不在乎的一笑,接着,在洛冰河的身上取了血,命人带来了一个精致的牢笼,缠着玫瑰花藤,盛开的是邪魅的黑玫瑰,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牢笼里却是个不堪入目的人,瘦骨嶙峋,走路也是佝偻的,本该飘逸的长发却乱糟糟的,脸上满是疲倦,眼里黯淡无光,目前是三级丧尸。
洛冰河认出了她,是瑛。
洛冰河厌恶地皱了皱眉,看着老人将血喂给瑛,瑛喝下后,从原本的三级丧尸成了五级丧尸。
老人变得兴奋,像是突然发了疯似的开始舞蹈。
洛冰河强撑着精神想看老人接下来的动作,却终是晕了过去。

沈九坐在车的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手轻颤着,双目有些猩红。
虞不忍见沈九如此,安慰道:“队长,冰河的身上我装了定位,不用担心的。”
沈九无力地垂下手,“嗯,坐好。”
话音刚落,越野车便疾驰出去。
后面四人:“……”
风中凌乱,真好。

一行人很快根据洛冰河身上的定位到达了那座地下室,有滴答滴答的微弱声响传出,几人向里走去,那声音越发的清晰,直到走到最内时,他们看到了洛冰河。沈九心一紧,将洛冰河的手铐脚铐都一一解开,鲜红的痕迹让沈九心疼不已,沈九亲了亲洛冰河的脸,将洛冰河抱起,离开了此地。

次日
洛冰河艰难地睁开双眼,感到身上的剧痛,皱了皱眉,转过身,看见了沈九温和的眉眼。
他突然睁开眼睛,令洛冰河猝不及防,陷入了他温柔的目光中。
沈九却抱紧了洛冰河,“为什么不乖,不等我”
洛冰河回抱了他,笑得无奈,“太鸡肋,被抓了”
沈九严肃地盯着他,“我不是教过你基础防身吗”
洛冰河也严肃了,“请问我该从哪里找防狼棒”
沈九:“……”
“你长得很快”沈九看了眼洛冰河的个子,又比了比自己。
呵,傻大个。
洛冰河:“……”


甜梗
洛冰河:师尊你会想我吗
沈九:会
洛冰河:会吗
沈九:会
洛冰河:会吗
沈九:会
洛冰河:那你会跟我像二弟二媳那样天天吗
沈九:滚
洛冰河:???

还有两章坑就填完了!!!真好~

(冰九)请你扑进我怀里3

丧尸王冰×能力者九
(世界末日pa)
(be)
-
回到公寓,沈九抱着洛冰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洛冰河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他,所以只好和沈九一起睡。
洛冰河见沈九仍是一副面瘫的样子,嘲道,“不就是个渣女吗,你就这么在意她?”
空气中弥漫了浓浓的醋味。
沈九不禁笑了,宠溺地轻轻刮了一下洛冰河的鼻子:“你小小年纪还吃醋?”
洛冰河不高兴了,“我在关心你啊,不识好歹”
沈九无奈地笑着,“好好好,小畜生没有吃醋,小畜生在关心我。”
洛冰河又问道:“九九,你刚才怎么不大高兴的样子呢?”
沈九回道:“你不知道他们都叫我面瘫吗?”
洛冰河用稚嫩的声音回道,“你在我面前不是面瘫啊”
沈九点头,“嗯”
洛冰河又道,“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沈九突然严肃了起来,眉眼却是温柔的,“冰河”
洛冰河有些奇怪,“嗯,怎么了?”
沈九:“你把我当什么?”
洛冰河:“我说把你当媳妇,你会不开心吗?”
沈九却是安心了似的,松了口气,“真的吗?”
洛冰河点头,笑得单纯。
洛冰河似乎想起了什么,问:“你会喜欢我吗?”
沈九目光有些戏谑,“我很爱你”
洛冰河却有些心灰意冷,“如果,我是丧尸的话”
“我也爱你”沈九变得坚决了。
沈九笑着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相信,因为,你就是我的情,虽然我比较喜欢日久生情”
“嗯,我可以陪你适应。”
“不,我是说,你是久”
沈九:“……”
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哦。

第二日
九队全员再次来到工厂。
因为衾在工厂附近检测到巨大的丧尸力量。
沈九抱着怀里的洛冰河,脸色有些阴沉。
他并不想让洛冰河涉险,可洛冰河执意要更来,沈九想到他也是“能力者”,便抱着他来了。
沈九抱着洛冰河下了车,突然,一阵枪声响了起来,十分猛烈。
沈九边灵活地翻到车的右面,边护着洛冰河防止他磕着碰着。
枪声仍在持续,沈九一直捂着洛冰河的耳朵。这会,他放下了手,对洛冰河道:“小畜生,你在这等我。”
洛冰河有些无措,他拽住沈九的衣角,喊道:“你别去!你可能会死的!”
沈九笑了,一束光照在他的脸上,为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晃了洛冰河的眼。
沈九亲了他一下,道:“小畜生关心我了~我没有那么弱的,相信我,等着我。”
洛冰河只好作罢,只道:“你一定要小心。”
沈九点头。
接着,他撑着车的后车盖跃了出去,眼里满是自信与坚毅。
洛冰河悄悄起身,想看看他,只见那人穿梭在枪林弹雨中,英姿飒爽,正与九队的其他队员一起奋战。
洛冰河感到失落,他觉得自己很弱,自己的丧尸能力并不能为他的九九做些什么,越想越是懊恼。
一股力将他的衣领提起,他被人扛了起来。
那人穿着绿色的宽大袍子,人却很瘦,瘦的像是一阵风吹来都能散架。这是个已经很老的人了,可洛冰河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不敢轻举妄动。他被老人放在了一个棺材里,就是之前工厂里的棺材,这时他看到了,那个老人白的可怕,眼里还散发着绿色的光。
棺材的盖子被合上,洛冰河渐渐失去了神智,他昏了过去。

这边,九队终于结束了战斗。这些袭击他们的全是穿着绿色宽大衣袍的怪人,眼里全都是绿色的光,却不是丧尸。
那衾为何会检测到巨大的丧尸力量?
沈九此时并不在乎这些,他只是满怀欣喜的来到车的右面,却发现那个小小的可爱身影早已不见。

(追凌)猎户,黑化中!1

猎户追×少爷凌
〔吹爆追凌〕
〔我蛮喜欢黑化的〕

京城里金家有位金枝玉叶的少爷,名为金凌,是个翩翩少年郎,却至今未有女眷。
有许多贵府小姐都对其芳心暗许,金凌却从未回应过。金家对外只说是金凌年龄还小,不需女眷。
人们忌惮金家势力,也不会说闲话。
金凌自幼便会琴棋书画,独独不会习武。平时只带着岁华防身。

这天,金凌正在树林里追着一条狗,那是他特别喜欢的宠物,取名为仙子,平时都要带在身边,哪知这狗玩性大发,从他怀里逃了。
突然,金凌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住了脚,失力跪在了地上。由于从小的宠爱,滑腻的皮肤十分脆弱,这时出现了一条狰狞的伤口,不停流着血,加上少年眼里的水雾迷蒙,让人心疼。
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了金凌面前,金凌闻到了一股让人很舒服的兰花香。他抬头,看到了穿着蓝白衣服的玉面郎君,蓝思追。
金凌睁大了眼睛,这是,蓝家人?
“你是蓝家人?”
蓝思追的眼里倒映着他此时的模样,然后,蓝思追慢慢蹲下,笑得阳
光,“嗯,我叫蓝思追,目前是猎户。你叫什么?”
金凌挑了挑眉,“我叫金凌,你怎么会在林中做猎户呢?”
蓝思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噗哈哈哈,我来外面历练呀,你不知道满了16岁后的贵府少爷都需外出历练吗?也对,你好像还没有满16吧。”
金凌鼓了鼓腮帮子,红了脸,“你…你怎么能笑我呢!哼!我…我也快了啊,我已经15了!你好像也没多大嘛。”
蓝思追歪了歪头,“我?我已经19了,在外已经历练三年了呢~”
“你已有女眷了吗?”
“还未”
“我就说嘛,谁说的大了就非得娶妻呢?还是得有中意的才行嘛。”
“哦?你想与自己的意中人在一起吗?”
“那不是很美好吗?”
“也对啊~”
蓝思追又道,“那要是你的意中人不喜欢你呢?”
金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又如何,我只要他留在我身边就好了”
蓝思追似乎很赞同,点了点头。
他轻轻“啊”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道,“你腿受伤了,先去我的小屋吧?”
金凌觉得自己和他很合拍,便同意了。
金凌正准备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双腿根本使不上劲。
蓝思追将他抱在了怀里,金凌顿时涨红了脸,“你…你干什么!”
蓝思追笑得有些宠溺,还有些喜悦,“你走不动了,我抱你啊~”
金凌羞地有些说不好话,“才…才不要你抱呢!”说着就开始挣扎。
蓝思追用下巴蹭了蹭金凌的脑袋,“不要闹了~乖~”
金凌也不好意思动了,身体里的某处似乎在不停“咚咚”地响。
蓝思追抱着金凌来到了自己的小屋。
这是个很简单却很朴实大方的屋子,至少金凌觉得这里挺合他心意的。
蓝思追踏进屋子,将金凌小心翼翼地放在竹椅上。
其实蓝思追很想再抱一会儿,但他又怕金凌会不愿,便放下了。心中有些失落。
蓝思追为金凌沏了茶,金凌向四周看了看,“这里很不错啊~”
蓝思追抬头笑着问,“那你喜欢吗?”
金凌与他对视,眼中含着兴奋的光,“很喜欢啊!”
蓝思追的眼中却有些危险,“那你愿意一直住在这里吗?”
金凌摇了摇头,“这应该不能。”
蓝思追疑惑,“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吗?”
金凌道,“我还未满16岁,若一直住在这里,会让我的父母担心的。但我可以常常来陪你,你一个人在这里也很孤单吧。”
蓝思追看起来很失落,“好吧。”
这样也挺好的。
金凌见蓝思追似乎不高兴了,“那个…我现在能在这里陪你住一段时间的,毕竟我还要养伤啊。”
蓝思追眼里又有了光,“真的吗?!”
金凌连忙点头,“真的!”
蓝思追笑得眉眼弯弯,“好,约好了哦。”
你说好要陪我的,到时候如果逃了,我会把你找回来的。
金凌也点头,“嗯,约好了!”
蓝思追看着金凌精致的面容,忍不住在金凌的脸上吧唧了一口,金凌的脸顿时红的似是能冒烟,而蓝思追看见金凌的模样,又偷了香,心满意足。

好甜对不对!今日最后一更!完成!

(曦澄)江澄又在骂死给2

温柔学长涣×傲娇学弟澄
(双向暗恋)
前方傲娇澄出没!!!
真香预警
-

与蓝曦臣约定的时间是周日。
周六的晚上,江澄开始了传说中的约会攻略大搜查。
此时
江澄正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排排的搜索,“约会地点推荐”,“餐厅推荐”,“如何恰当的告白”(重点)…
〔约会地点推荐〕
1·餐厅
2·电影院
3·游乐场
4·家里
5· 海边
『友情提示:1-4建议依次进行。』
〔餐厅推荐〕
『当然是哪里近选哪里啊』
〔如何恰当的告白〕
1·扑倒
2·强上
3·负责
『找恋爱攻略就选山寨网』
江澄:嗯嗯嗯???
好像也行哈
于是,自以为已经掌握精髓现在情商正在飙升其实还是个宇宙直男的江澄上床拉灯睡觉。

天还未亮
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响了起来,江澄缓缓睁开那双杏眼,不可抑制地打了个哈欠,眼里满是困意。
“最近得找个时间好好睡一觉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精神起来。
江澄起身,顶着微乱的黑发,睡衣有些凌乱,衣领大开,露出精致的锁骨,杏眼里满是水汽,半眯着眼,有一种邪肆的致命吸引力。
经过梳洗,整个人精神了许多。江澄对着卫生间的镜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像是入凡的天使,聚集了万千光明,阳光而治愈。
还有一件令他有些抓狂的事,该穿什么衣服?!
江澄站在简约大方的黑色衣柜前,陷入沉思。
然后他坐在了电脑前。
『欢迎来到拥有万千恋爱攻略的山寨网~』
〔穿衣攻略〕
『建议穿女装』
江澄突然邪魅一笑。
正常点不然我锤碎你。
『好的』
『我觉得你适合粉色』
我喜欢紫色
『粉色西装挺好的』
?滚
『……再见』
电脑就黑屏了。
江澄:“喂”
“您的电脑已被黑,并且黑客已下线”
江澄暗骂了一声,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衣服,进了换衣间。
几分钟后,一个满身散发着魅惑气息的绝色妖孽从换衣间缓缓走出。
江澄穿着黑衬衫,一副斯文的模样,下身却是一条紧身黑皮裤,将两条大长腿显得愈发修长挺拔,一双黑皮鞋,头上戴着一顶爵士帽,瓷白的手腕上戴着一块黑色的表,身上散发出清冽的柠檬香气。
此时江澄正在想着,要不要化个妆,毕竟自己今天可是要表白的,攻得有攻的样子,自己的样貌有些女气了,可是自己又不会化妆,唉,算了,攻还是那个攻,即使有一张受的脸。

九点
约定的时间到了,江澄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化个妆,蓝曦臣的电话就来了,江澄接了电话,竟有些紧张,“喂?蓝曦臣?”电话那边传来蓝曦臣温柔的声音,“晚吟,我在楼下等你。”
“你到了呀?”
“嗯,你还有事没做完吗?”
“没有的没有的,我马上就下来。”
“不用急,我等你。”
“好”
挂了电话,江澄又在镜子面前最后看了自己一遍,嗯,魏无羡帮自己搭配的衣服好像还不错,反正自己也不太会搭配,下次还让他帮自己配完挂起来好了~
江澄边想着下次跟魏无羡说搭配衣服的事,边往下走着。
远远地,那道妖孽的身影就进入了蓝曦臣的视线,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
蓝曦臣的眼里满是惊艳,笑得越发的宠溺。
江澄也看见了蓝曦臣,唇角不自觉地上扬,这或许就是喜欢吧。
一旦看到那个人,眼里就全是他。
一旦看到那个人,嘴角就在上扬。
一旦看到那个人,心里就很甜蜜。

沙雕小段子
江澄最近在网上看到,据医科证明,一个人如果长时间保持同一个表情面部就会抽搐或者瘫痪。
蓝曦臣这时和平常一样笑着,走到江澄身边,“晚吟在看什么呢?”
江澄看了蓝曦臣隐隐的鱼尾纹一眼,陷入了沉思。

(冰九)请你扑进我怀里2

丧尸王冰×能力者九
(世界末日pa)
(be)

在与洛·心机·冰·整天哭唧唧·河相处的这段时间里,虞、赧、筠、殄也发现了,这孩子整天就黏着队长不放,其他人一抱就哭。
洛冰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很喜欢这个表面冷冰冰的面瘫(虽然他没感受到)队长沈九。

一年后
洛冰河由于丧尸王的体质所以生长迅速,现在已经是个小正太了。
此时
洛冰河正用他水灵灵的眼睛对沈九发出一波爱心暴击。沈九表面淡定如鸡,实则慌得一批。
这他妈可爱是犯规的,你个祸害人的小妖精。
洛冰河抱着沈九的手臂晃啊晃,:“好九九,你带我去,带我去,不带我去的话我就去找别的小哥哥了。”
沈九:“??!”
洛冰河:“我真走了。”
沈九:“走吧。”
说着就站起身。瞬间,洛冰河的眼泪盈满眼眶,泪汪汪的。
沈九转身,:“我让你跟我走。”
洛冰河立马收敛,伸出藕臂,笑得灿烂,“抱抱~”
沈九边说边口是心非地抱起了洛冰河,“这么大人了还要抱。”

在此之前
衾给沈九打了电话。
衾:“大佬,你过来基地一趟。”
沈九:“神经病。”
衾:“……”
衾:“你过来一趟,瑛要见你。”
沈九:“哦。”
正当衾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嘟嘟嘟……”
衾:“……”
再见了您嘞。

枭攸基地
沈九抱着洛冰河,虞赧筠殄跟在后面。
洛冰河一路上抱紧了沈九的脖子,就在沈九脸上吧唧一口,吧唧两口……
沈九满脸口水,内心满足。
后面四人:“……”
他们往里走着,到了总工作室,沙发上坐着一个长相精致的女人,她见到沈九来了,迅速整理了下衣服站了起来。然后笑得温柔,“九,你来了。”
沈九微微侧头,“你穿这么短的裙子,是不满意你的腿是么?”
瑛:“???为什么这么说?”
沈九:“你这腿这么好看,丧尸看见了就没了。”
瑛满脸欣喜,激动的道:“九你是在夸我吗?!”
太好了!
沈九:“是啊,你这腿好看得跟猪蹄似的。”
瑛:“……”
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洛冰河本来还有些阴郁的脸瞬间阳光遍布,也笑了起来。
瑛的脸被气的通红,看到了连洛冰河这种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孩子竟然也嘲笑自己,就更加生气了。
沈九面无表情道:“小畜生,走了。”
洛冰河亲了沈九一口,点头。
而瑛却是只听到了这声“小畜生”,所以九其实也很讨厌这个孩子吧,难怪叫他小畜生,不过,也好,说不定就是看到那孩子也笑自己,九才叫他小畜生的呢。
瑛想着,又扬起了自信的笑,透着微微得意。
所以,当她看见洛冰河竟然亲了沈九的时候,果断上去扇了洛冰河一巴掌。声音响透了整个房间,清晰的传入将洛冰河视为心头宝的五人耳中。
瑛假装是善意地道:“你这孩子!你不知道九有洁癖吗?!怎么能亲他呢,他会生气的,到时候你会死的!”然后又对沈九说,“九你别生气,我已经给过他教训了,你不要伤……”
瑛自认为完美的说辞,其实在沈九的眼里就是一堆废话,他此时眼里只有洛冰河脸上的巴掌印。
洛冰河的眼里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盛满了不可置信。
这女人敢打他??!
沈九迅速向瑛发出强势攻击,没有准备留情的意思。
这时衾来了,赶紧挡下这一击,虽无法完全抵挡,还是让瑛去了半条命。他急忙扶起瑛,“哎呀,瑛你这是干什么!这是九队的心头宝,小畜生是爱称,你怎么这么糊涂?!赶紧起来!”瑛却不领情,“你怎么这么没用?!啊?!”然后推开了衾,衾的眼里满是受伤,默默地站在一旁。瑛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沈九,“你真的这么狠心?!不过是个孩子,你竟然打算要我的命!我们五年情分,居然抵不过这个你刚认识了一年的孩子?!”然而,沈九只觉恶心,对衾道
:“衾,你先出去。”衾最后看了一眼瑛,苦笑了一声,走了。
虞终于忍不住爆发,“你真的很让我想不注重礼仪对你动手。你到底有什么资格提五年的情分?还有,谁准你继续用瑛这个名字?啊?!你真的不要自己的脸了?!你几年前假装与队长甜蜜的生活,装的所有不知情的人都以为你们很恩爱。队长虽然对你动了情,我看出来了,他惯着你,但他并不是非你不可,懂吗?后来,丧尸入侵,你知道衾是四级能力者,就去勾引衾,和衾在一起了。队长一个人的日子有多难过,你想过吗?你现在后悔了,又回来找队长了?衾小天使那么好为什么会喜欢你这种败类?!”
沈九的眼中闪过一丝晦暗,接着又开始安慰洛冰河。
洛冰河却有些意外,原来沈九还有过这样的经历啊。
确实如虞所说,他心灰意冷过一段时间,但过去了就过去了,他不会再在回忆里挣扎。只是衾真的很可惜,那么暖又阳光的小天使,就这样毁在了一个败类手上。
瑛气急了,“这孩子才跟你们认识了多久?!你们就都帮着他!”
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赧开口了,“洛冰河很好,比你好。”
沈九这边安慰好了洛冰河,转身,“你,闭嘴。衾到现在都蒙在鼓里,以为我们是五年的挚友。我没有拆穿你,那是因为我觉得衾真的是个天使,能温暖人心的那种,哪怕他知道我骗了他也只会笑着说没关系。可你,不值得他温柔以待。”
说完,沈九抱着洛冰河走了,其他四人也跟着走了。
又去见了衾,衾仿佛刚才的事情都没发生般的样子,笑得依然如初,美好得让人想将整个世界都给他,那颗纯洁的心真的很美。
几人商量了合作的事情,道了别,九队全员和洛冰河就回了公寓。

-
小甜梗
(甜不死的,不好意思是在下的锅)
洛冰河与沈九决定隐居深山老林,过着神仙般的生活。(不过沈仙师你好像本来就是神仙啊?)
这天,洛冰河从外面急匆匆的跑回屋,气喘吁吁地,话还没说出口,沈九道:“你肾虚?”
洛冰河:“……”
半天,他慢慢道:“师尊,你看!”说着,他举起手中的东西。
沈九:???
你是冰哥不是冰妹啊。
第一下没看清,这下看清了,这本书金皮包裹,简直能闪瞎人的眼,沈九还以为是什么武功秘籍,小心地接了过来,翻开,开…
《冰九r18同人本》
友情提示:建议与配音一起食用,味道更佳~
于是沈九不小心地打开了那个…配…音…
由于声音真的很像自己,让他不由地自己喘了一下,结果吓了一跳,这是他的声音??!
冰哥误以为是师尊想要了,“师尊,你怎么老是诱惑徒弟呢。”
沈九:…?!
原来,这是某个沙雕系统干的,这是他某天在蹲墙角的时候,不小心(呸)录到的。
-
其实瑛这个角色有点呕到我,但我还是非常爱衾小天使的~

(晓薛)待我许你十里红妆2

皇帝晓×小倌洋
(洋洋当然不是真的小倌了~)
(be)
(ooc预警)

(序)
“你好傻”
“你要杀我?”
“是”
“我爱你”
“很爱你”

(正)
晓星尘带着薛洋回了宫殿,将薛洋暂时安排在历代皇后居住的寝宫里。
众大臣:“……”
是我们看错您了,您原来是断袖。手动再见。
薛洋小声问道:“小星星,这里好像应该是你的未来皇后住的寝宫啊。”那双眼睛一眨一眨的,晓星尘低头就看到薛洋这副样子,被萌一脸血,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你愿意做我的皇后吗?”薛洋停顿了一下,晓星尘以为自己吓到洋洋了,赶忙解释:“洋洋啊,我开……”突然,晓星尘停下了,因为他好像听到薛洋小声应了一句,“好”。不过,也没关系,毕竟他只要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此刻,薛洋的眼里含着黑暗,含着算计,含着很多不好的东西,也含着唯一的一束光,对小星星的爱。没有人知道薛洋心里此刻有多想答应,因为他从生下来就带着伪装,这是他的那根缺少的小指给他的。其实他希望若此刻答应了,便能好好的和自己的小星星生活下去,白头偕老。像他记忆中那些恩爱的夫妻一样,坐在大树下晒太阳,看着对方的笑,一直下去。
可上天就是不如人意,他会离开自己的小星星,不,不会离开,只是小星星不会再用满含爱意与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罢了。可那就不是小星星了啊。
晓星尘见薛洋一直低着头,以为自己吓到他了,哄道:“我就是一时脑热了,洋洋你不要在意,也不要生气不要离开我,我……我”他像个偷吃了糖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孩子一样。薛洋笑得开怀,“噗,小星星,我想答应,很想……可我不能,我以后会告诉你原因的,但不是现在。你能原谅我吗?”
晓星尘严肃了,:“能,我知道,洋洋不会骗我,所以,待到下次梨花再开之时,我便许你红妆,可好?”
薛洋笑得极甜,又极苦,“好……”

第二日
早朝
晓星尘坐在龙椅上,宣布:“从今日起,薛洋正式成为内侍大人,可明白?”
薛洋跪地附身,:“谢陛下。”
晓星尘的眼里一如既往地温柔。
众大臣齐声道:“参见内侍大人。”
众大臣内心os:你俩就继续玩吧,想咋的就咋的。

退朝
晓星尘牵着薛洋的手再次来到那片梨花林,晓星尘面对薛洋,许诺:“待到下次梨花盛开之时,你便在此处等我,我许你十里红妆。”薛洋笑,:“好。”应声后,取下一朵开得正艳的梨花,握在手心,“这梨花,可是见证了,你可不许反悔啊。”
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尽管明白自己在自欺欺人,但就此刻,就这一下,让他任性一回吧。
突然,一大片梨花落地,一个黑色的身影向两人袭来,带着浓重的杀气,薛洋见状,连忙将晓星尘推开,拿出尸毒粉洒向黑色身影,在同时,一支红箭射向了薛洋的胸口,黑色身影与薛洋同时倒下。
晓星尘站稳,转身便是薛洋倒下的场景,那一袭妖艳的黑衣着地,那个绝美的人儿也倒在这美好的梨花铺成的地上。血染了一地的梨花,将原本纯洁的梨花多了几分妖冶。晓星尘几欲崩溃,上前将薛洋小心翼翼地抱入怀中,轻声哄道:“洋洋,不怕,小星星在陪着你呢,不怕啊,不怕……不怕……”

御医诊断后,福身,对晓星尘道:“陛下,那根箭并未危及薛大人的性命,他现在能听见外界的声音,您可以多陪陪他。”
晓星尘回道:“谢谢。”便让御医和其他人都下去了。
晓星尘跪在薛洋的床前,紧紧握住薛洋的手,像是握住了唯一的希望一般,柔声道:“洋洋,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孩子,羸弱多病,总被人称为病秧子,他是皇帝膝下的孩子,对皇权不感兴趣,却意外的成为了帝王。他开始习武,日日不休,改变了体质,开始学习,从未停歇,成了终于成了明君。当初人们笑他不明事理,现在称他一等贤君。而当初他开始努力想做明君的原因,只因一个少年郎对他说了一句,‘你既然已经做了帝王,若不是个明君的话,我会瞧不起你的’。那个少年郎,就是你。洋洋,醒过来,醒过来……”他的脸早已被泪水浸透,一代帝王竟为情哭得难辨是非。

晚饭时
晓星尘出了趟房间。
这时,之前袭击晓星尘和薛洋的黑衣人出现在房内,对薛洋道:“主子,您身为敌国太子,不能……”
薛洋打断他:“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任性,我都知道……”
薛洋的眼里满是绝望,他问:“青一,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青一眼神黯淡,“有”
“你会杀他吗?”
“不会,也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主子,暗卫生来就是保护主子的,不能有情欲,若有,心悦之人也只能是主子,并且,不能让主子喜欢上自己,这样会让主子误事。可主子,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我却不能与你两情相悦,只能保护你,护你一世安然。主子,我希望你也不会为情所伤。”
薛洋感到脸上似乎有两行热泪流了下来。他强忍住情绪,摆手,“我会杀了小星星,你,退下吧。”
青一的眼神完全沉了下来,化为黑暗,应声“明白”,又消失了。只是那消失前的身影,显得格外孤寂。

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薛洋胡乱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躺下继续“昏迷”。
晓星尘走了进来,一阵饭香随之而来,晓星尘将饭菜放在桌上。走到床前,轻轻推了推薛洋,道:“洋洋,我知道你醒了,你若还想睡,便吃了饭再睡吧,可好?”
薛洋慢慢转过头,睁大了眼睛,显得十分呆萌,:“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晓星尘道:“感觉啊。”
见薛洋一脸不信的样子,只好又道,“好了好了,是御医下来后告诉我的。”
薛洋点点头,信了,“小星星,我饿了”
晓星尘笑着道:“吃饭吧~”
茶余饭后,红帘深帐,烛光摇曳。

(预)
“待我许你十里红妆……”
“好……好……好……”

(晓薛)待我许你十里红妆1

皇帝晓×小倌洋
(洋洋当然不是真的小倌了~)
(be)
(ooc预警)

(序)
“你好傻”
“你要杀我?”
“是”
-
(正)
大街上到处流传着皇帝玉树临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还兢兢业业,次次早朝未缺,并且十分孝顺太上皇。却总去花柳之地,后宫更是佳丽三千,夜夜笙歌。
“哎,你听说了吗,皇上又去逛花楼了,还带回了十几个姑娘。”“哈?皇上还真是勇猛啊,一晚上十几个姑娘,要别人早不行了。”“是啊,我以前以为皇上会荒淫无度,却兢兢业业,也让人说不得闲话。”“其实也能理解啊,毕竟身体需求嘛。”……
-
而此时毫无察觉自己被称为“勇猛”的皇帝正在给姑娘们封位。
这些姑娘都美若天仙下凡,但有一人却是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
他好像是皇帝带回来的“小倌”,是后宫里唯一的男子。
他身着黑衣,却是穿出了妖艳的感觉,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脸上经常挂着笑意,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柳叶眉微挑,桃花眼中风情万种,潋滟芳华,呵气如兰,一举一动都摄人心魄,气质与其他仙女相比倒是更像祸世的妖孽。
晓星尘其实一开始并未想过要将他带回,因为这个“小倌”实在有些不同寻常,气质都不像是青楼出身,但不管如何观察,都毫无破绽。
还有,他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个神秘的“小倌”有几分好感,有一种第一次就想将他放在自己身边的占有欲,看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他就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晓星尘指向薛洋道:“你叫什么?”薛洋微微福身,:“回陛下,奴家名唤薛洋,陛下唤奴家薛洋即可。”晓星尘眼里闪过一瞬的光:薛洋,洋洋,是他的洋洋吗?晓星尘又让其他姑娘退下,:“你们都退下吧,薛洋,留下。”
众姑娘竟也不嫉妒,福身,齐声应道“是”,便一齐退下了。
薛洋抬头,道:“陛下留洋洋有何事?”晓星尘上前,牵起薛洋的手,向前缓缓走起,对公公道:“所有人都在此等候,不必与我一同。”又对薛洋道:“我带你去个地方~”眼中是满满的笑意。
晓星尘带着薛洋来到了皇宫后院的一片树林,继续往深处走着,直到来到了一个可与世外桃源相媲美的地方,这里开满了梨花。
晓星尘停下了步伐,薛洋也停下了步伐。
晓星尘转身面对薛洋,笑得十分纯真,像个孩子似的,道:“洋洋,你明明说好与我在梨花盛开之际相会的,你失约了~但我不失望,因为我找了你八年,终于找到你了~”
薛洋愣住了,他小心翼翼地道:“小星星?”
晓星尘似乎有些生气:“不许叫我小星星。”薛洋又露出了他的两颗虎牙,“小星星,小星星,小星星~”晓星尘无奈地笑了笑,:“嗯。”
薛洋不知道怎的,突然流下了两行热泪,从脸颊滑下,他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但很快收了起来,并没有被晓星尘发现。
晓星尘以为他是见到自己太激动了,抱住了他,闻着薛洋身上淡淡的花香,那颗不安的心终于落下了。
而薛洋闻到这熟悉的茶香,笑得更加开怀,心却更累了。

(预)
“洋洋,我心悦你,从第一次见面就心悦你了,你就当对我的回应,醒过来吧,好不好?”
(下集咱们就要揭露洋洋的身份了!!*٩(๑´∀`๑)ง*)

(冰九)请扑进我怀里1

丧尸王冰×能力者九
(世界末日pa)
(be)

(序)
“小畜生, 若他们厌弃你,我带着你走便是了。”
“让我抱着你吧。”
“世人若皆弃你,我便陪你厌世间”

(正)
公元2050年,太阳突然散发出紫色的淡光。
人类科研组织发现,从各个方面寻找线索,却终是无果。
但,当一年过去了,太阳发出的紫光变深了。
又一年过去,紫光再次变深。
直到十年后,突然有大批人类变成丧尸,开始侵占世界。
很快,地球上遍布丧尸,只剩下了小部分人,他们就是能力者,在丧尸入侵时觉醒了能力,开始反击。他们代号为“九”,因为九的谐音,救。
“九”队的队长名为沈九,为五级全系能力者,还有其它四位能力者,分别代号
“虞”,是水系四级能力者,
“赧”,是火系四级能力者,
“筠”,是木系四级能力者,
“殄”,是金系四级能力者。
他们一直在努力消灭丧尸,防止地球被侵占。

某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工厂。
虞:“小心前进,注意联络。”
赧:“尽快行动,小声对话。”
筠:“此处太过诡异,并且我好像感觉到了强大的丧尸力量。”
殄:“我也感觉到了,队长,顺序。”
九:“我走前面,再虞,赧,筠, 殄。”
四人齐声回道:“明白。”

五人进入了工厂。
九道:“你们分开搜查,记得小心,我往里走。”
四人点头。
于是五人分开了。
沈九走到了最里面,那股强大的丧尸力量越来越强烈,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这时,沈九看到了一座生着黑玫瑰,散发出微微红光的大棺材。棺材
的周围站着两只四级丧尸。
四级丧尸很快察觉到了沈九的气息,向沈九扑来,沈九左躲右闪,开始反击,但单凭他一人的能力根本不足,他侧身躲开四级丧尸的攻击,在侧身的瞬间取出能量枪,转身,将子弹射进丧尸的脑。再向另一只丧尸开枪,强势反击。
过了好久,两只四级丧尸终于倒下,沈九已伤痕累累,他粗重地喘着气,走到棺材面前,轻轻地打开,奇迹地是,里面是一个充满着生气的可爱孩子,皮肤滑腻,美得惊艳,美得令人窒息,他的眼里纯澈又天真,嘴上是灿烂的笑意,那笑晃了人的眼。
沈九也不例外,他心里的某处似乎被戳了一下,那是他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他感到惊讶又有些喜悦,这棺材里竟是个水灵的孩子,并且不像是丧尸,他觉得自己好像与这孩子认识,不禁笑了笑,那张美艳绝伦的脸上使天地失色,沈九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起,没有看见在他抱起孩子那一刻,那个水灵的孩子眼里一闪而过的危险光芒。
沈九预感到一大群丧尸似乎正在接近,马上对对讲机道:“撤。”
沈九逃出工厂,在工厂不远处有一辆越野车,沈九迅速上车,关上车门。车随即开了起来,速度很快。
这时,虞看见了沈九怀中的孩子,问道:“队长,这孩子?”沈九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
筠道:“队长,他很危险。”
沈九冰冷着面容,道:“我知道。”
赧:“队长,咱给他起个名呗~”
殄:“好啊好啊,咱们叫他……洛冰河怎么样?”
筠:“还不错。”
沈九:“不,叫他小畜生。”
虞:“……”
赧:“……”
筠:“……”
殄:“……”
队长,你认真的?
沈九:“不好听?”
四人赶忙摇头,连忙回道:“好听好听”
沈九突然笑了,笑得十分灿烂,晃了四人的眼。道:“洛冰河就作他的大名吧,我就叫他小畜生。”
四人点点头。
算了,反正孩子是队长抱回来的,他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洛冰河似乎对这个名字很讨厌,猛的摇头。沈九低头,用阴沉的视线盯着他,“你,不,喜,欢?”洛冰河瞬间摇头。沈九又笑了起来。
洛冰河:“……”
你个神经病。

(预)
“你会喜欢我吗?”